1. ?
      產業布局

      當前位置:主頁 >新聞中心 >行業資訊行業資訊

      分拆天然氣管網擱淺 三大石油公司不配合

      來源: 財經網(北京)  發布日期:2016-07-28 08:54:16

      決策層始終將天然氣管網歸于自然壟斷,但中國大部分壟斷性行業都不是自然壟斷,而是行政壟斷,天然氣管網也不例外。

      《財經》記者日前從權威人士處獲悉,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下稱中石油)反對分拆該公司天然氣管網資產并組建獨立的國家管網公司的提議,相關改革基本陷于停滯。

      另有接近決策層的人士透露,國家能源局此前為促進管網等天然氣基礎設施向第三方無歧視開放而出臺的《油氣管網設施公平開放監管辦法(試行)》,由于得不到三大石油公司的配合,也被擱置。該人士認為,需要尋找新的動力來推動改革。

      將三大石油公司下轄的天然氣管網資產剝離,進而實現第三方無歧視準入,符合政府一貫的改革思路。2015年9月出臺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國有企業改革的指導意見》中指出,對自然壟斷行業,實行以政企分開、政資分開、特許經營、政府監管為主要內容的改革,根據不同行業特點實行網運分開、放開競爭性業務,促進公共資源配置市場化。

      網運分離后,可組建單一國家管網公司,或若干家區域管網公司。而放開第三方準入皆為題中之義。主管機構、行業智庫與國際石油公司們均樂見這一改革實施,認為如此才有利于油氣行業的發展與對外合作。但目前“兩個模式一個準入”均在實施層面遇阻。

      此前,中國石油大學等對行政部門具備影響力的研究機構,都在力推將天然氣管網業務從上中下游一體化經營的油氣企業中剝離,組建若干家天然氣管網公司,并建立對天然氣管網的政府監管制度。

      殼牌集團執行委員會成員、天然氣一體化及新能源業務執行董事Maarten Wetselaar向《財經》記者指出,政府應鼓勵對天然氣管網的投資,而最好的鼓勵就是放開整個系統。他認為,各地區天然氣管網所有者最好是獨立公司,既可是國企也可是私企。

      BP石油公司中國區總裁楊恒明也表示,中國油氣管網改革中引進第三方準入和競爭,將更有利于市場化進程以及與國際石油公司合作。

      盡管如此,寡頭壟斷的石油天然氣市場格局使這一改革思路前途多舛。

      挪威《上游報》早先曾報道稱,中石油反對剝離其管網業務,因為在當前疲軟的石油和天然氣市場環境下,管道業務是其唯一有利可圖的部分。中石油未對上述報道予以置評。

      “網運分離”改革推進艱難的根本原因,在于決策層始終將天然氣管網歸于自然壟斷,并相信由一家企業擁有和運營整個網絡能夠實現規模經濟,避免重復建設。這一觀念也使國內業界、學界對管網改革的最終目標仍莫衷一是。

      接受《財經》記者采訪的多位學者及業內人士指出,根據現代自然壟斷理論,中國大部分壟斷性行業已失去自然壟斷屬性,成為人為的行政壟斷。

      分拆難題

      中國天然氣產業正處于高速發展中。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日前發布的《2050年世界與中國能源展望》中預測,按現政策情景(基準情景)假設,中國天然氣消費2030年將增長到5100億立方米。2015年,中國天然氣消費量為1932億立方米。

      天然氣的發展高度依賴基礎設施,尤其是構成主干網的長輸管道,它是連接上游氣源與區域市場(城市燃氣管網)的核心。2015年,中國新增天然氣管道約6000公里,全國天然氣管道總長度超過7.2萬公里,形成了以西氣東輸系統、陜京系統、川氣東送、西南管道系統為骨架的管網系統,干線管網總輸氣能力約為2800億立方米/年。

      上述天然氣管網由三大石油公司各自獨立運營,互不連通,且不向第三方開放,因此尚未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全國性管網系統。

      行之有效的第三方準入政策和監管框架是管道改革的核心,而剝離管網、管道獨立是真正實現第三方準入的前提。因為如管網仍由三大石油公司掌控,則向有競爭力的第三方氣源開放,必然會沖擊三大公司天然氣的銷售。

      由于三大石油公司商業模式大都不夠完整和規范——大都未與下游購氣方同步簽訂照付不議銷售合同,從而無法鎖定用戶的穩定用氣量,因此在向第三方開放的大勢下就很被動,第三方氣源的進入會增加自產氣的銷售難度。“你的管道輸送量是一定的,自己的氣都賣不完,然后還要讓更便宜的第三方進來,是你的話你會愿意嗎?”中海油一位長期從事天然氣貿易的人士反問《財經》記者。

      對廣大民營企業和社會資本而言,可觀的利潤使投資建設天然氣管網具有吸引力。但專家指出,非油氣行業的企業想要涉足這一領域并不現實。因為在壟斷市場中,它們難以掌控最關鍵的上游油氣資源和下游LNG接收站等基礎設施,從而毫無議價能力。

      天然氣管網的投資建設比石油管線更為特殊,前者在投建前必須先鎖定上游的安全氣源與下游的穩定市場。原因在于天然氣易揮發而不易存儲的物理特性,存儲和運輸成本都很高。

      因此天然氣項目向來是上中下游一體化的,商業模式更為復雜。殼牌集團將天然氣一體化部門獨立成為與上游勘探開采部門并列的四大板塊之一,也是基于天然氣業務的獨特性。

      這對國內民企來說顯然是巨大挑戰。當前市場環境下,民企靈活、低成本的優勢難有用武之地,而缺乏資金與政府關系的劣勢卻被放大。

      東帆石能源咨詢公司董事長、原中海油能源經濟研究院首席研究員陳衛東指出,應先放開天然氣價格,再實行第三方準入。因為單純進入管輸環節的民企,難以掌控上游氣源和下游市場。因此,即使政府制定了第三方準入機制,縱向一體化的壟斷企業仍可以偏袒本系統的公司而排擠第三方。

      只有放開天然氣價格,才能鼓勵更多民企加快對管網和LNG接收站等基礎設施的投建,因為目前主要的天然氣資源依靠進口獲得;其次要讓上游邊際氣田的灰色區塊陽光化,從而部分開放已形成產量的國內資源。

      上述改革推進緩慢,原因在于管網系統一直被決策層視為自然壟斷行業。例如,2015年10月,國務院發布的《關于推進價格機制改革的若干意見》已明確提出,到2017年全面放開競爭環節價格,政府僅監管具有自然壟斷性質的管道運輸價格和配氣價格。因此“網運分離”,即:放開天然氣輸配管網、LNG接收站、儲氣庫等基礎設施,放開競爭性業務和競爭性環節價格、輸配氣價格由政府定價的改革,始終未能落地。

      自然壟斷之辯

      “網運分離”改革的艱難并非油氣行業獨有。電力與油氣行業一樣面對傳輸網絡的自然壟斷問題。在2002年即由國務院頒布了《電力體制改革方案》(國發【2002】5號),計劃通過廠網分離、主輔分離、輸配分離、競價上網四步改革措施逐步構建起競爭性的電力市場。但歷經十三載,直到《關于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中發【2015】9號》出臺,才將電網明確定位為“電力高速通道”。但仍未改變“全國一張網”的基本態勢。

      這兩個行業均未實現主干傳輸網分拆和第三方準入,原因在于決策層始終將油氣管網和電網歸于自然壟斷,并相信由一家企業擁有和運營整個網絡能夠實現規模經濟,避免重復建設。

      早在2013年底,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決議中即提出:“國有資本繼續控股經營的自然壟斷行業,實行以政企分開、政資分開、特許經營、政府監管為主要內容的改革,根據不同行業特點實行網運分開、放開競爭性業務,推進公共資源配置市場化。”以及“推進水、石油、天然氣、電力、交通、電信等領域價格改革,放開競爭性環節價格。政府定價范圍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業、公益性服務、網絡型自然壟斷環節,提高透明度,接受社會監督”。

      已在2015年底上報國務院的《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總體方案》也旨在打破油氣行業行政壟斷,有效監管自然壟斷。放開競爭環節,培育和引入多元化的市場主體,實現上游適度集中、中游強化監管、下游充分競爭。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價格司、價檢司聯合課題組也曾提出,規模經濟的自然壟斷可以增進社會福利,因此不應盲目反對自然壟斷。

      接受《財經》記者采訪的多位學者及業內人士指出,根據現代自然壟斷理論,中國大部分壟斷性行業已失去自然壟斷屬性,成為人為的行政壟斷。

      有學者指出,中國作為轉型經濟國家,在計劃經濟體制下所認定的自然壟斷產業并沒有經過市場競爭,因此不具有“自然”性,很大程度上是“行政壟斷”形成的“人為壟斷”;成了以“自然壟斷”之名而行“行政壟斷”之實。

      此外,一國經濟發展階段以及收入水平的不同,也會形成對自然壟斷產業的不同定義。發達國家在電力、鐵路、天然氣和電信等行業的基礎設施產業已被定為非自然壟斷產業,而發展中國家則仍將這些行業定為自然壟斷產業。

      《資本主義的增長奇跡——自由市場創新機器》一書的作者,著名經濟學家威廉·杰克·鮑莫爾提出的“現代自然壟斷理論”已被世界工業界廣為接受,他認為,判斷自然壟斷的依據不再是傳統自然壟斷理論認為的規模經濟,而是成本次可加性,即:一家企業能以較低的成本生產兩家或以上企業所生產的一定數量的某種產品。

      規模經濟不再等價于自然壟斷,成本次可加性才是自然壟斷的充要條件。根據這一理論,中國大部分重化工業均非自然壟斷,若政府因維護這些產業的規模經濟而實施市場準入限制,就無疑是作繭自縛,這種過度干預市場的政府規制行為并不能節約社會資源和生產成本。

      國際經驗

      歐美天然氣管網的發展經驗,說明了有效的第三方準入和有力的政府監管的重要性。

      國家發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顯示,歐洲天然氣管道改革實現第三方準入,共經歷了三個階段:首先鼓勵管道向第三方開放,政府并不強制規定管道提供非歧視服務,而是對提供準入的石油企業給予一定獎勵。目的在于測試第三方準入的可行性及發現潛在問題。

      進入第二階段,政府則開始強制實施第三方準入,完全解除天然氣銷售與管道運輸的綁定關系。第三階段,推進管道運輸服務獨立。將天然氣管網業務從上中下游一體化經營的油氣企業中分離出來,組建若干家油氣管網公司,并建立對油氣管網的政府監管制度。

      陳衛東向《財經》記者指出,相對于美國模式,歐洲模式對于中國天然氣發展有更多借鑒意義,因為歐洲天然氣同樣以進口為主。而歐洲也包括法國式的壟斷形式及英國式的非壟斷形式。英國天然氣管網第三方準入政策的制定更加合理,發展經驗更值得中國借鑒。

      英國天然氣管網第三方準入制度的實施,對英國天然氣市場發展成為完全競爭的市場起到了積極的作用。而該國第三方準入制度的精髓是“許可證制度”。

      英國依靠許可證制度來確保天然氣輸送與供應領域的競爭。目前英國頒發的許可證書共有四種:天然氣公共運輸企業經營許可證、天然氣供應商供氣許可證、天然氣托運商管網使用許可證和洲際輸送許可證。

      在輸送領域,英國先實現管網獨立,再推行第三方準入。目前,英國所有的供應商都有權平等使用由英國國家電網公司運營的天然氣高壓主干網和地方配送公司運營的低壓配氣網。

      上世紀70年代的英國對天然氣管網領域的認識也接近于自然壟斷。1972 年成立的英國天然氣公司(BG)享有獨家建設經營全國天然氣主干網和配售網的特權。政府以低稅收和財政補貼的方式推進基礎設施建設。但1982年英國頒布《石油天然氣法》后,改變了近于自然壟斷的觀念,取消了BG采購和供應的特權,實現了管網的獨立。

      在供應領域,英國在上世紀80年代已形成天然氣上游領域的競爭局面。政府允許多家國際石油公司持有天然氣勘探開發許可證。這樣更有利于獨立的管網獲得氣源。

      同時,英國通過“許可證制度”建立第三方無歧視準入機制來平衡中游管道所有者與上游生產者、下游消費者之間的經濟利益,進而吸引資本對基礎設施進行投資。

      有力的政府監管是實現第三方準入的重要保障。從鼓勵第三方準入到強制第三方準入,美歐均經歷了十年以上的時間,從而逐漸完善政府監管。

      多位業內人士建議,中國有必要在天然氣行業改革的同時加強監管,減少行政干涉,提高政策的“落地率”及可操作性。

      鼎發簡介 | 加入我們 | 聯系我們

      Copyright©2016 重慶鼎發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渝ICP備16008834號 渝公網安備50023102500370號
      重慶鼎發微信平臺
      重慶鼎發手機網站
      重慶鼎發
      老司机无码